海东
关闭
A
安庆
安溪
安顺
安阳
安达
安陆
阿拉善盟
鞍山
安吉
阿坝州
安宁
安康
阿克苏
安丘
B
蚌埠
博罗
北海
百色
北流
博白
毕节
白银
保定
霸州
北京
宝应
白山
白城
包头
巴彦淖尔
本溪
巴中
保山
宝鸡
巴州
博尔塔拉
滨州
C
滁州
池州
巢湖
潮州
崇左
澄迈
长葛
长垣
渑池
长沙
常德
郴州
常宁
沧州
承德
昌黎
重庆
常州
常熟
长春
长治
赤峰
朝阳
慈溪
长兴
苍南
成都
崇州
楚雄
昌都
昌吉
昌邑
昌乐
长清
D
东莞
德州
东至
定西
敦煌
邓州
大庆
大兴安岭
当阳
大冶
定州
定兴
东台
东海
德惠
桦甸
大同
大连
丹东
东港
德清
东阳
德阳
达州
大邑
都江堰
大理
德宏
迪庆
东营
E
恩施
鄂州
鄂尔多斯
峨眉山
F
阜阳
福州
福安
福鼎
佛山
防城港
范县
丰县
阜宁
抚州
丰城
抚顺
阜新
凤城
法库
G
广州
桂林
贵港
桂平
贵阳
甘南
固始
固安
高碑店
高阳
高邮
句容
高淳
赣州
公主岭
固原
果洛
广安
广元
甘孜
高陵
广饶
H
海口
合肥
淮南
淮北
黄山
和县
霍邱
惠州
河源
河池
贺州
漯河
鹤壁
滑县
淮滨
哈尔滨
鹤岗
黑河
黄冈
黄石
汉南
衡阳
怀化
邯郸
衡水
淮安
海门
海安
泗洪
黄南
海西
海东
海北
怀仁
呼和浩特
海拉尔
呼伦贝尔
葫芦岛
海城
杭州
湖州
海宁
海盐
红河
汉中
户县
哈密
和田
菏泽
海阳
J
晋江
江门
揭阳
酒泉
金昌
嘉峪关
焦作
济源
浚县
佳木斯
鸡西
荆州
荆门
京山
晋州
冀州
江都
靖江
江阴
金坛
姜堰
金湖
九江
吉安
景德镇
进贤
靖安
吉林
晋中
晋城
锦州
金华
嘉兴
嘉善
江山
金堂
简阳
济南
济宁
济阳
K
开平
开封
昆山
康平
昆明
克拉玛依
喀什
克孜勒苏
奎屯
库尔勒
L
陵水
六安
龙岩
龙海
陆丰
柳州
来宾
六盘水
兰州
陇南
临夏
洛阳
鄢陵
灵宝
林州
兰考
鹿邑
老河口
娄底
醴陵
廊坊
滦县
滦南
乐亭
连云港
辽源
临汾
吕梁
临猗
辽阳
辽中
丽水
乐清
临海
乐山
凉山
丽江
临沧
拉萨
林芝
蓝田
临沂
聊城
莱州
龙口
临朐
莱阳
临清
M
马鞍山
茂名
梅州
孟州
孟津
牡丹江
绵阳
眉山
N
宁国
宁德
南平
南安
南宁
南阳
宁乡
南京
南通
南昌
农安
宁波
南充
内江
怒江
那曲
P
莆田
平凉
平顶山
平山
沛县
萍乡
盘锦
普兰店
平湖
平阳
攀枝花
彭州
普洱
平阴
蓬莱
平度
Q
琼海
泉州
清远
钦州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清镇
庆阳
沁阳
淇县
齐齐哈尔
七台河
潜江
秦皇岛
迁安
青龙
迁西
启东
泉山
清徐
全国站
邛崃
曲靖
青岛
青州
栖霞
齐河
庆云
R
仁怀
汝州
任丘
如皋
如东
瑞金
瑞安
日喀则
日照
S
三亚
深圳
宿州
三明
石狮
上杭
汕头
韶关
汕尾
顺德
三沙
商丘
三门峡
偃师
沈丘
商水
绥化
双鸭山
十堰
随州
神农架
邵阳
石家庄
三河
涞水
深州
上海
苏州
宿迁
睢宁
上饶
四平
松原
石嘴山
朔州
沈阳
绍兴
遂宁
商洛
石河子
寿光
商河
T
铜陵
桐城
天长
台山
铜仁
天水
通许
太康
天门
唐山
泰州
泰兴
太仓
铜山
通化
天津
太原
通辽
铁岭
台安
台州
桐乡
铜川
吐鲁番
泰安
W
万宁
芜湖
无为
武夷山
梧州
武威
五指山
文昌
温县
尉氏
舞钢
武汉
望城
无极
文安
武安
蔚县
无锡
吴江
吴忠
乌兰察布
乌海
瓦房店
温州
温岭
武义县
文山
渭南
乌鲁木齐
五家渠
潍坊
威海
X
厦门
宣城
岑溪
新乡
许昌
信阳
杞县
项城
新安
睢县
新野
襄阳
孝感
咸宁
仙桃
湘潭
湘西
攸县
湘乡
邢台
辛集
新乐
雄安新区
徐州
兴化
新沂
盱眙
新余
新建
西宁
忻州
锡林郭勒盟
兴安盟
锡林浩特
新民
象山
新昌
新津
西双版纳
西安
咸阳
新泰
香河
Y
永春
永安
阳江
云浮
阳春
玉林
濮阳
禹州
伊川
宜阳
永城
伊春
宜昌
宜都
宜城
岳阳
益阳
永州
浏阳
耒阳
玉田
永清
扬州
盐城
溧阳
宜兴
沭阳
仪征
玉山
鹰潭
宜春
延边
榆树
银川
玉树
运城
阳泉
阳曲
营口
义乌
余姚
永康
玉环
宜宾
雅安
玉溪
宜良
榆林
延安
伊犁
烟台
禹城
燕郊
Z
亳州
漳州
漳浦
珠海
湛江
肇庆
遵义
张掖
儋州
郑州
周口
驻马店
肇东
肇州
枝江
钟祥
枣阳
株洲
张家界
张家口
涿州
遵化
赵县
镇江
张家港
邳州
中卫
庄河
衢州
舟山
诸暨
嵊州
泸州
自贡
资阳
昭通
周至
淄博
枣庄
章丘
招远
滕州
邹平

卖掉深圳小两居 白领夫妇回乡买了四套房

麦鼠找房 2021-05-16 09:26
5

[摘要]深圳的房子卖了400来万元。高先生用这笔钱加上多年的积蓄,于去年10至11月在武汉买了4套房。

夫妻俩都是名校研究生,在深圳有着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有儿有女,白领小鱼儿夫妇还是选择了卖房、举家离开深圳,回到1000公里外的江城武汉,开始另一种生活。

去年以来,深圳房价飙升,一夜之间深圳不知道成就了多少千万富翁。当然,这些富翁的财富大多集中在不动产——房产上面。卖房套现,为自己减压,去配套一点也不差的二线省会城市,开始新的人生。也许不少人想过这样的生活,但真的要付诸行动,离开深圳,你愿意吗?

房子变现后“躺着”赚钱

春节前,梁女士开始处理深圳南山区的房子,现在已经完成出售。这套房仅60平方米,购买于2003年。梁女士并不愿意透露这套深圳房子卖了多少钱。

现在梁女士一家三口已经搬到中山,新家在中山北站附近,面积200平方米。按梁女士买房时的市场价估算,这套大宅子总价约120万元左右。拿着深圳房子变现的那笔钱,即便全款付完中山这套房子后,梁女士夫妇手中都还能剩下200多万元现金,光放在银行吃利息,“躺着”就能月入接近1万元。“单是利息就够我们一家生活。”梁女士说。他们接下来会利用这200多万元寻找合适的投资项目。

梁女士表示喜欢中山的生活,“我和丈夫都刚满40岁,在深圳也是打份工而已。好在多年以前买了房子,才能趁着深圳楼市暴涨变现后在中山过上轻松的生活。”

“深茂铁路通车后,从我家到深圳市中心也就40,多年来在深圳积累下来的人脉不会断。”梁女士有自己的打算。

家庭年入60余万

学位房仍不可及

二孩来了要换房

小鱼儿和老公高先生都是湖北人,两口子一个是复旦硕士、一个是武大硕士。时光回溯到一年多以前,高先生还是深圳一家证券公司的金融分析师,每天穿着阿玛尼的工作制服出入福田CBD的高档写字楼,一年税后收入50万元没问题。

工作多年的小鱼儿也在媒体领域如鱼得水,每个月税后也能稳收万把块,工作还非常自由。除了薪资外,两口子每年靠投资还有笔不错的收益。两口子在福田莲花山下的某小区里有一套小两房,家里还有一辆二十万元的小车,可谓是过着白领精英的富足生活。

离开深圳的想法是从二孩宝宝的到来开始。高先生是独生子,早就符合二胎条件。夫妇俩首先生了个闺女,去年4月,家里的二胎宝宝呱呱落地,终于凑成了一个“好”字。但夫妇俩马上就面临一个现实问题,家里房子太小不够住,必须换房。

买不起的学位房

家里有2个孩子加老人,至少要个四房!而高先生是个心气儿挺高的主,不愿意孩子输在起点,心中想着的还一直是福田中心区的学位房。“其实早两年前,我们就在关注香蜜湖、景田片区的学位房了,当时看了不少市场价600万至800万元的房子,学位和户型都还不错,我们两口子卖掉现在住的房子付个首付,奋斗一下还是有希望的。但去年3月以后,深圳房价飙升,不少房子价格‘嗖嗖’往上涨,眼看着这些房子价格一下子涨到1000万、1500万元,根本想都不敢想了!”小鱼儿说。

除了眼看着学位房一下子变得可望而不可及,让小鱼儿始料不及的是,小孩上个幼儿园都很难。小鱼儿家的闺女去年3岁,四五月份就开始找幼儿园。小鱼儿自家小区附近有个公立的彩田幼儿园,光彩田村的幼儿就够多了,压根就没指望能报上名。本以为自己是业主,自家小区里面的幼儿园应该很好报名吧,结果,小区幼儿园去年只招几十名幼儿,却有两三百名幼儿报名。

想着孩子上个幼儿园都要早早报名排队,还是个最普通的幼儿园……小鱼儿夫妇觉得有点气馁。

就在这时,高先生萌生了举家回归武汉的想法——夫妇俩都是湖北人,不少亲戚朋友都在武汉,小鱼儿本科和研究生还都是在武汉上的,回武汉发展有资源有人脉,不失为一条好的去处。

深圳一套房≈武汉四套房

高先生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一旦萌生了想法,就付诸行动。去年6月,高先生在网上投递了简历,凭着深圳多年的工作经验和名校学历傍身,他很快就在武汉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薪资比深圳少一点点,但是发展前途很不错,对方单位还给了个小的领导职位。

工作敲定后,高先生在武汉名校扎堆的武昌水果湖路段租好了房子,将妻子和孩子们都接到了武汉。高先生之所以动作迅速,是为了闺女赶上当地的幼儿园报名。如夫妇俩所愿,没费很大周折,闺女就报读上了租住地附近的一家省级机关幼儿园。“保教费一个月才600元,生活费20元一天,学校非常好,保教费也比深圳便宜多了……”高先生对自己的选择非常满意。

自从下定决心回武汉发展,高先生一边在武汉看房、一边将深圳的房产在中介放盘出售。最终,深圳的房子卖了400来万元。高先生用这笔钱加上多年的积蓄,于去年10至11月在武汉买了4套房。“4套房子都有学位,其中3套位于汉口金融中心,还有1套是华科附近光谷一小的学位房。”小鱼儿说。

记者留意到,至2015年年末,武汉一手住宅均价约为9000元,而深圳早破了4万元大关。

现在终于“敢花钱”了

对于离开深圳,小鱼儿一度是抵触的。但是,从去年年中离开、到现在在武汉生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小鱼儿认为自己已经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

“首先是敢花钱了!虽然现在挣得还没深圳多,但是在深圳的生活一直感觉是负重前行的,有钱也不敢花!因为房子很贵、物价很高,总担心万一失业该怎么办?”小鱼儿发现自己家庭每个月的伙食开支从3000余元降到了2000多元,主要是因为物价便宜了。

“其次是再也不用想房子,不用穷极一生为孩子买学位房了,顿时感觉生活没压力了!”小鱼儿认为,作为湖北省会、华中核心城市,武汉有很多不错的高校,中小学教育资源更是丰富,省级学校扎堆,而医疗资源也很丰富,这是她能留下来的一大原因。

观察:

有人在离开

更多的人还在来

“逃离”北上广、“逃离”深圳……“逃离”如今是个火到被滥用的词。“逃:táo 为躲避不利于自己的环境或事物而离开;离:lí 相距,隔开距离”。小鱼儿坚持不认为自己家庭的个例适用“逃离”这个词,而深圳这个城市本身没有让其逃开的理由。“我只是像‘孟母’一样,为了孩子的教育择地而栖。”

小鱼儿骨子里最为热爱的城市还是深圳。这是一个相对公平、年轻人可以靠一己之力、播撒热情与汗水、收获激情与成果的城市。在这里,夫妇俩收获了爱情、家业,收获了人生第一桶金。也是因为来到这里,回到武汉后,才有了更高的起点。“在当地找工作,听说是深圳回来的,都会高看一眼。”

不断有人离开,但有更多的人选择来到深圳。根据广东统计局官方公开数据,截至2015年年底,广东常住人口为10849万人,人口总量比上年末净增125万人,增长1.17%,增幅比上年提高0.42个百分点。人口城镇化继续稳步推进,常住人口继续向珠三角特大城市聚集,其中深圳人口数量增加最多。去年广州、深圳两个超级大城市的人口数量分别比上年净增42.06万人和59.98万人,两市常住人口增幅占同期珠三角常住人口增量的92.02%。

微信推荐:

深圳楼市政策年年有,房价到底怎么走?现在还该不该买房,数据揭示惊人真相!

扫描下方二维码或微信关注房产深圳站(sz_kft)后,回复“7”,即可查看“深圳10年楼市成交与政策盘点”!

编辑者:admin

分享到: